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漂泊者

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一位不确定性年代的小提琴制作师

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也被称为雅科布(Jakob Stainer)司·斯坦纳 (1618-1683年)的一生是粗俗的轶事、无与伦比的手工艺术成就和令人吃惊的现代性精神的谜一样的混合体。由此产生的生平描绘了一幅是事而非的历史时期的不同寻常的画面,这是“三十年战争”的开始时期,这位意大利以外最重要的欧洲制琴师出生的年代。在其诸个高峰和低谷之中,斯坦纳的生平反映了其时代的紧张,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年代产生了一位杰出的音乐人物,他无休无止,虽屡次失败却依然设立标准。

概述

 

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的早期生活

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的生活开始于一些可以想象的最简单和贫困的环境。他于大约1618年左右出生,是一矿工的儿子——虽然学者们在争论1617年至1621年之间的不同日期。然而,他能够上学并且作为霍尔 (Hall) 或茵斯布鲁克 (Innsbruck) 宫廷童声合唱团的一员接受了基本的音乐培训。日后信件中的陈述暗示他至少学会了演奏小提琴的基础,一项他后来称之为对小提琴制作师“相当必要和有用”的资质。

学徒生涯: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是阿玛蒂(Amati)的学生吗?

历史研究尚不能确定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究竟是怎样走上小提琴制作之路的,关于其老师的疑问依然是一个引起众多猜测的谜。他是否在其家乡蒂罗尔 (Tirol) 地区随木匠完成最初几年的培训,像他的行业规矩要求的那样?然后,他是否去了克雷莫纳(Cremona),或者,也许甚至在著名的阿玛蒂工作室工作,像一个谜一样的小提琴标签暗示的那样?我们都不知道。有大量证据表明,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知道意大利小提琴制作的创新,并且非常了解,但是,作为一个还在接受培训的年轻工匠,他高度集中在德国南部的传统上。他在音乐史上的最伟大遗产是他完善该传统并将其转化为小提琴制作史上一个时代的标准的方式。因此,可以设想,他可能在意大利接受过培训,但,是与一位生活在那里的德国制琴师一起,也许是他明显有联系的威尼斯,但是,没有任何信息可以佐证这个假设。

工匠的漂泊:作为年轻制琴师的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

在1630年代后期,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在他自己的领域立住脚,过着一种漂泊工匠的生活:他直接向委托的客户或其他有兴趣的各方或在市场上销售其乐器,此外,他还通过维修赚取生计。在他的家乡蒂罗尔 (Tirol),由于沿维罗纳 (Verona) 和奥格斯堡 (Augsburg) 之间公路(这条路线现在依然存在,是A12/E60高速公路,连接因河河谷沿线的村庄,像一串珠宝一样)发生的活跃贸易,出现了若干这样的机会。他最早签名的小提琴要回溯至1638年,1644年有记录向萨尔茨堡 (Salzburg) 宫廷销售一次,之后不久,慕尼黑 (Munich) 和茵斯布鲁克 (Innsbruck) 宫廷的委托随之而至。这些交易证明年轻制琴师日益增长的成功,在这段时间内,他还能够将他的小提琴价格从大约4 盾提高到大约20 盾。在这些逐渐改善的环境中,他还于1645年组建了家庭,他的第一个女儿是他与一个来自霍尔 (Hall) 的矿工工头的女儿马格丽特·霍尔扎玛尔 (Margareta Holzhammer) 结婚前不久出生的。与当时令人悲伤的统计数据一致,雅科布(Jakob Stainer)和马格丽特·斯坦纳的9个孩子中只有3个幸存下来。

戏剧性的经济故事

斯坦纳生平的决定性特点之一是从早期开始就破坏其生涯的债务。这些商业挑战为他——一个矿工的儿子——打开了某些门,但它们也跟随他,不仅贯穿他的一生而且在他死后。斯坦纳作为制琴师制作其大部分作品并成为欧洲小提琴制作史上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的期间,也可以被描述为一个戏剧性的经济故事:取得贷款、支付利息、拖延付款及大规模流动性危机。在某种程度上,斯坦纳的生平是向早期资本主义过渡的典型事例,是那个年代主要的发展变化之一。

甚至他的商业安排的最早文件也是这种状况的明显例证。1646年,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承担了属于其岳父的一笔债务,他岳父担任矿山工头的义务使其经济上不堪重负,欠费迪南德·卡尔大公 (Archduke Ferdinand Karl) 相当大的一笔钱。斯坦纳承诺通过向大公提供乐器来偿还债务,再让其岳父逐步偿还他。这是一项非同寻常且聪明的操作,它既允许年轻的制琴师销售他的小提琴又创造了进入大公宫廷的机会。最初交付的价值30 盾的乐器和琴弦,斯坦纳最终收到50 盾,他立即将这笔短期流动资产投入到前往威尼斯之旅,此行目标明确:购买原材料。

这次商务旅行持续了一年半左右,当斯坦纳返回时,家族的债务被转让给了宫廷乐师Christoph Hegele,不久以后就取消了。这次交易的结尾很奇怪,引起人们猜测:也许宫廷对斯坦纳长期不在家失去耐心?这位有创业倾向的大师是否发现了新的更好的选择?这些都是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生平中许多未解之谜的一部分。

从1650至1655年,继续旅行将斯坦纳——永远的漂泊者——带到了慕尼黑、威尼斯、波尔扎诺 (Bozen) 和布雷萨诺内 (Brixen)。他于1652年第一次成为教父,于1653年第一次亲自担任债务担保人双双表明他的经济状况,进而表明他的资产阶级地位的稳定。1655年在慕尼黑,他把一只装饰精美的小提琴卖出了30盾——与他仅仅在几年前欠大公的钱数相同,而为了偿还那笔债务他卖掉了若干只乐器。

斯坦纳在阿布桑 (Absam) 立足

他日益增长的成功和一笔遗产使他能够在1656年定居阿布桑 (Absam)并开办工作室。他买下了他余生工作和生活所在的那所房子,他是通过在家族内调换房子获得的,而他因此要向亲戚支付巨额差价150盾,为此他又背上了债务。

1658年,斯坦纳被蒂罗尔 (Tirol) 的费迪南德·卡尔伯爵 (Ferdinand Karl) 任命为宫廷的大公仆人和买办,作为他多年服务茵斯布鲁克 (Innsbruck) 宫廷的迟到的回报。这个头衔是他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一个立即到来的成果时,他收到了来自西班牙皇家宫廷的委托,他的影响范围稳步扩大,远超德语国家边界,甚至到了意大利。例如,作曲家和演奏家安东尼奥·维拉西尼 (Antonio Veracini) 就拥有10把斯坦纳小提琴,占他收藏的一半。

粗糙的边缘:作为其时代产物的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

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生活在充满冲突的17世纪,那是政治和社会动荡、巨变和转型的年代,影响了人们生活的每个方面。斯坦纳生活所在哈布斯堡 (Habsburgian) 的蒂罗尔 (Tirol) 是“反改革运动”的关键地区之一,但仍然受到革命性的新教教义的影响,新教教义甚至传到了最小的村庄,有时是公开的,有时是秘密的。“三十年战争”导致的经济动荡以及贵族日益增长的经济压力对处于重构中的社会的每个阶级都有影响。因此,毫不意外,像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这样的制琴师也经历了他所处年代的他那一份紧张。因为幸存的文件都将他描述为一位就其社会地位接受过异常好教育的人以及性格难相处的知识分子,所以情况更是如此。

在“斯坦纳档案”中记录的更多小冲突中,有1659年与阿布桑 (Absam) 农民的的肢体冲突,最终导致双方相互起诉索赔。1661年斯坦纳因催债被迫出庭受审,案件涉及一张他持异议的发票,结果他被判决支付50盾。

对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的异端审判

除了这些小的法律冲突外,还有对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及其朋友雅科布(Jakob Stainer)·梅林格 (Jacob Meringer) 提起的宗教异端的正式法律指控,后者从1668年起成为斯坦纳的雇主超过2年时间。二位最终都锒铛入狱。这次事件更加巩固了斯坦纳叛逆性格的历史形象,其脑经刻板到顽固。世俗的法院试图尽可能不卷入这个纠纷,但是,正式的指控是雅科布(Jakob Stainer)·梅林格藏有批评教堂的禁书。梅林格试图为自己辩护,称这些书是从斯坦纳处获得的。真实的情况可能是一个举报,因为斯坦纳与他周围人的关系并不总是清楚明了的,而他在庭审过程中展现的能言善辩很可能进一步激起了阿布桑 (Absam) 的这个小社区的其他矛盾。从斯坦纳和梅林格反复要求当局说出为指控他们作证的人可见,邻里之间的这类矛盾一定是案件的核心。这个要求越被忽视,这两位就越激烈地抵制审理。斯坦纳反复声称他因繁重的工作负荷和必须完成的权贵委托而无法出庭。对抗升级导致两位被告双双入狱,在狱中得以谈判把判决降为温和的苦行仪式。然而,这并未阻止他们二位立即就工资损失和相关法律费用相互起诉索赔(但未成功)。

这个时期的悖论之一是,尽管斯坦纳遭到异端审判,甚至被革除教籍一段时间,但是,他的生意得以继续,未受影响。甚至在软禁期间,他仍成功收到了来自Olmütz主教的大委托,并且,在案件审理期间,他还向维也纳交付了乐器,凭借特权得以完成。授予斯坦纳宫廷买办职位的大公的贸易函于1662年到期,但也于1669年在皇家特权下续延——这为“反改革”期间哈布斯堡 (Habsburgs) 坚定的天主教帝国中世俗与宗教权力之间的关系投上一束了非常独特的光。

经济动荡

在这个既动荡又成功的时期,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被迫处理越来越多的经济问题,有些可能归咎于他自己的财务管理不善,有些则由于其客户不愿意支付,更不用提处于经济紧张状况的当局处理其债务的方式了。当斯坦纳无法偿还他10年前为买房子欠下的债务时,通过重构其经济债务家庭于1667年得救。当哈布斯堡 (Habsburg) 家族已随费迪南德·卡尔(Ferdinand Karl) 消亡时,帝国法院否认其作为哈布斯堡家族合法继承人的责任时,1677年他不得不注销了已故大公的450盾旧债。

尽管对斯坦纳乐器的需求依然有很高,他常常不得不做出痛苦的妥协。一个例子是,1678年向梅拉诺 (Meran) 教区教堂的执事费迪南德·斯蒂克勒 (Ferdinand Stickler) 出售一把古大提琴。斯蒂克勒要用葡萄酒支付,但斯坦纳给了他一个很大的现金支付折扣。这把大提琴他只收费16塞勒,尽管在他生命中的其他时间他能够以两倍的价格卖出此琴,并且在不收任何额外费用的情况下他自愿为该琴装了个狮子头而不是普通的琴头,并且如果斯蒂克勒不满意可以退回此琴。

<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的患病和去世

现在既无法证明也无法排除这些问题在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的持续健康下降中起到的作用,这种变化在大约1675年开始的,从1680年开始对他的业务的影响日益增加。从历史学家可获得的信息无法做出一个医疗诊断,但是,斯坦纳在这段时间的商业通信给人某种心理障碍的强烈印象,如果不是狂躁忧郁症的话,即使如此,令人惊奇的是,他的手艺技术仍然未受影响。正是在这个阶段,他的最漂亮的乐器被制作出来。1679年,他收到慕尼黑宫廷的重大委托,制作若干乐器,并向他支付了150盾的定金。

但是,这些令人高兴的进展却不足以扭转他的状况,1682年,在他再一次无法支付利息时,斯坦纳被置于法定托管之下。他的女婿Blasius Keil已与他的女儿Maria结婚,后者于1678或1679去世。Keil进行了干预,他接受了官方托管人的建议,由他购买斯坦纳的房子,但给予雅科布(Jakob Stainer)和马格丽特 (Margareta) 住在那里直到去世的权利。在这个计划得以实施前,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于1683年秋去世,确切日期不明。他的妻子马格丽特随后于1689年去世。

后记

1694年,Blasius Keil被法庭传唤,因为他未支付所继承房屋的首笔利息。这些成为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终生问题的债务也困扰着他的继承人。

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全部作品的说明

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的最后一把小提琴是在他去世前不久于1682年制作的,该琴现在保存在奥地利蒂罗尔 (Tyrol) 的 Ferdinandeum 国家博物馆里。尽管他晚年制作乐器的状况令人担忧,然而,他的作品直到最后都反映了很高的标准。鉴于他被广泛模仿的个人风格的高度一致性,因此,很难在雅科布(Jakob Stainer)·斯坦纳全部作品的不同阶段之间进行区分,许多其他伟大的制琴师则不是这种情况。除了音孔形状的特点外,斯坦纳模式的一个界定性特点是高面板(即面板的弧度高)。即使不在此详细介绍他如何定型面板和背板的细节,但仍然可以声明的是,与后来成为主流的斯特拉迪瓦里模式相比,斯坦纳的面板的高度可能形成了一个引人注目的特点;然而,斯坦纳小提琴真正难以模仿的特点是其显著的高原似的面板设计,尤其在与德语国家的其他高面板小提琴模式相比时。在较少的程度上,斯坦纳小提琴引人注目的品质也是因为其模式的各个细节,这些细节单独来看,解释了进入18世纪多年后仍被广泛追求的银质音色的秘密。与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的全部作品相比,决定性的因素最终是斯坦纳的天赋、重要的经验和他制作乐器时不折不扣的关注——从他挑选拥有好声音的木料开始,他花费多天在家乡山谷徒步跋涉亲自挑选。他说,他通过气味、声音和颜色确定最好的树。

器械